收藏本站

中国书画收藏频道

网站公告: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长廊 > 文坛

谁是野草:鲁迅、王竞成!

2019年11月27日 15:11:14  来源:美讯网

 诗歌在夜间归来
 
    夜静,诗歌如魔鬼般附体.
归来就归来吧,还带着她的面具;像一个久违的朋友笑的不很真实.
汉字是被诗歌带来的吗?也可以这样说.汉字的光芒总是在夜里发出它的光辉,为许多寂寞和孤独的人,流出历史的养分;也就是蕴藏很久的血.就像一个处女为此找不到童贞.
诗歌的归来,就是诗人肉体的丧失;他的一切思念和忧患就不再存在.
诗人的每首诗歌的呈现,都是他生命的一次裂变.
 
    诗歌在夜间归来,正是时间真正的缺席;虽说带来汉字,却赶跑了诗人真正的黑夜.诗歌只不过是词语和情感的偷情;我们没必要把诗歌看的多么伟大,诗歌是人写的;人毕竟不是神.
 
    写诗歌和读诗歌一样,不要成为奴隶;寻求一种感觉就可以了.诗歌是诗人的精神寄托,也是一种修养;我思我所在,也就是一种思想和追求.

 

没电梯的楼
 
   楼是我们缩身的一个窝,居住方式的其中一种.还有平房窑洞窝棚等等寄存身子的地方.楼的身份并不比其它的窝高贵,它不过是码起来的一层层平房.是钢筋水泥扭伤的一个壳,与树上的鸟巢没有多少区别.
 
    楼和楼是有区别的,比较任何一种事物;就会产生卑微.有电梯的楼好象身份显的有些暧昧,比没电梯的楼似乎有优越感;当然,别墅除外.如果住在没电梯的楼里,就要天天爬楼梯;听起来很动人,上上下下可以锻炼身体.如果住在顶层,年龄又大;那就很费力又无奈.
 
    楼有电梯,是楼把人背进窝里;没有电梯的楼,人就要背起楼的台阶;把自己背上去.我就经常把自己背上背下,楼里那一层层台阶看见我就有些尴尬.我也习惯了,在楼的喉咙里行走;下和上的速度没有多少差距.我每天被楼从嘴里吐出来,不是楼怀孕了;是我们的一个邻居的妻子肠胃不好;经常反酸,影响了楼的品位.我被楼拒绝好几次进入,那是我没带钥匙;楼咬紧牙就是不开口.
 
    有电梯的楼就是好,节省下的时间;可以和老婆吵架,可以和情人做爱;可以让双腿学会偷懒,可以和开电梯的聊天;可以体验用脑袋走路的感觉.有电梯的楼,它的肠子是一条狗的肠子;是直肠.咽下去的快,拉出来也快.突然间,电梯停电了;可以等,耐心点,有人来救的;就这点小病,也要打点滴;可见对细菌恐惧的程度.
 
   没有电梯的楼,在设计上就是这样;它不会因为住户的不便而改变.它是建设者的习惯,也是省一点是一点的节约的美德;留出更大的空间,装下更多的脑袋.留下更多的票子,给腐败留一条活路.
 
   楼有没有电梯,并不重要;住在哪里也不重要;只要你心安理得,住的舒心住的坦然;身子在窝里自由快乐,就是幸福.
 
我们都会走向生命的最后一个窝,骨灰盒或棺材;有没有电梯都没用了,我们的双腿已经结束了,前进后退;左右上下的人间旅行.

 

走远季节
 
     穿行善良而沉默的岁月.生命以挺进的姿势,走远季节.
     旅途的灯火,深入内心的光芒,暗香浮动.凝视,不被珍惜而走失的灯火;心扉开启,追逐亮丽的火焰;温暖穿透空旷孤寂的情怀.
     一种骚动的欲望,接近.只是身处旅途,不能宁静守着这份温情.走远季节的日子,灯火;一种诱惑.旅途的心灵,无法拒绝那迷醉的眼神.真想,坐在灯火里,缠绵那份柔情;整理那份心绪.望你甜甜酣意,听你颤音昵喃.哦,真想;永远拥有自己的灯火.
    旅途上遥远的光芒,给我一份厚重的忧伤.奔跑的诗意,何时栖落;品味温馨而明净的小巢灯火,悠悠燃烧岁月.但,我最终没能抵挡千山万水的亲近.转瞬即逝的旅途灯火,牵远了季节;却拉近了心灵.灯火,谐和着生命的节拍;季节的灯盏,亮在额头;沧桑的音符,清晰而空灵.
     走远季节,走向一种光芒;倾听,博大而宁静的音乐,永恒的爱;在心底积攒燃烧的柴薪.
     走远季节,我们接近一种可能.背弃旅途上的是是非非,平平淡淡抵达灵魂的憩所.以童贞的歌谣与惶恐的渴望,在时间这张婚床上投下赌注.我们赞美丰富的光泽和眼神,歌唱的言辞,击碎边缘的童话.我们以坚实的脚印,走远,踏响季节.寻找青草的诗篇,生命构筑的童话,在季节的背上,晾晒.
      走远季节,我们期待着.......以汉字的方式;相逢的灯火,端坐心灵之上.阳光的飞鸟,栖落每一个开花的枝头.
 

 
父亲的酒杯
 
    瓷土烧制的灯盏,白色的世界曾经是火的海洋。
那些死去活来的土,像一口时间的钟,在年迈的父亲手里抖动。
父亲是酒杯的灯芯,用嘴唇唤醒那些横空出世的酒神。
酒杯与酒很早与父亲相依为命,他们相互搀扶着;向命运不能抵挡的地方前行。
酒虫是父亲跳动的心脏,一日无酒,父亲精神萎靡;而酒杯也无精打采。
酒杯也有了生命,有了情绪,有了灵气;独坐酒壶头顶,孤独的叹息。
这只酒杯多久了,好像有了磁性,一日几次向父亲的手奔去。
旧杯总是装新酒,这只杯从不拒绝任何度数的酒;总是自饮自醉。
父亲端起它,滋溜溜的响声飘来酒香,晚年的寂寞似乎不见了踪影。
父亲总说,什么时候酒喝不下去了,那就快了.....
那只酒杯听到这话,黯然神伤。而后,安静的端坐在那里像一个处子;
可爱的神态,像一个顽童,偶尔偷酒壶里残余的酒气,打牙祭。

 

 时间的背影
 
    时间的背影就是历史.
也就是记忆的留存,文字的,声音的;或图像的,都是构成的因素.很多人都想留在那里,不过,一百年能有几人呢?诗人就更少了,新诗歌运动以来;有几个能继续存活下去,都很难说.汉字永远不会被时间淘汰,只有人;写字的人,会被时间冲的很干净.留下的就会被称为大师.
任何写字的人,几乎都梦想在时间里留下背影;也就是在历史里留下名字,很难啊.我认识一些文人,老的;都有一种悲哀,老了;要走了,有人会记起他们吗?作品是唯一的.
时间的背影是不讲情面的,时间到了;像太阳一样就要落下去.

 

 落潮的海滩上空手而归
 
    落潮后的海滩会有闪光的贝壳,含着大海的潮音;谛听你的脚步,轻一些,不要伤了这些历经沧海的灵魂。
知道你来寻找,他们静静地等待;或许是累了,一生翻腾在海里;该休息了。别打扰他们吧,让他们享受一下日光的抚摸。难道发现什么?就非据为己有吗?空手而归也不是什么遗憾,凝视过了,知遇过了,就足够了。人啊!我们的装饰是不是太重了,思念是不是太深了,灵魂的欲望是不是太强烈了。
放弃不也是一种拥有吗?体验此种境界,面对喧闹的大海,我平静地从落潮的海滩空手而归;阳光的海滩上贝壳微笑着……那低语的潮音,是大海的脉搏在涌动;我带走自己的脚印,潮音是我沉甸甸地收获,灵魂的手捧着,回归的路上,温暖着生命和寂静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爱你无语

心灵的芳草地,这块美的净土。适宜种植生命的相思树。
相逢无语,有一粒金黄的种予,落进春情萌动的心灵。羞怯的眸子问讯你?爱的季节,你可曾签发走向你心灵的通行证。柔媚的你,拢起慌乱的眼神,飘逸的秀发如云,远去。是那一张如帆的背影,就让人失神。
每一次忘情的凝视,心湖溅起朵朵激情的浪花。心底那粒金黄的种子,总想抽芽,不知这个季节能否开花。青春的相逢,凝视的深情,却不能表达.爱你无语,记忆里珍藏,你年轻的芳华。
此生难忘,你是启动心灵之爱的马达.也许,你只是视野里的一片美丽的风景,因美而触发的青春童话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洋溪湖泛舟

在李词人的注目里,在碧波的柔绿里,舟子轻轻地抚慰浅浅的湖水。有一双纤纤的玉手揉捏着桨儿,娇羞的腰肢颤动着;舟子就颤颤切割温情的湖面……身后就绽放朵朵小小的白莲,含情地凝眸你呢!
浪花的微响,可是她馨香的喘息?她可是跳上舟子的一朵白莲花,在清风的微醉里,忘情的绽放;在我出神的眸子里,荡漾青春的风情。或许,她是一只温顺的天鹅,抖动丰满而美丽的双翼,在湖上翔飞生命的梦幻。
她那圣洁的脸上,香汗涔涔;恰如莲花盘上的水珠,晶莹而雅致,给她的妩媚陡添了几份清澈。我不免心痛起来,从她柔嫩的小手里接过桨儿,舟子就倏然向湖心的醉歌里驶去……一阵欢快的风儿掠起她美丽的秀发,她那纤手持一块素洁的手绢,在羞赧的晕光里,轻拭花雨的吻痕。她一如沉静的湖水,不再言语。只有那纯情的眸子,凝视着我这个来自大海的水手,望我轻松而熟练地摇动双桨。这明快而奔放的击水声,在洋溪湖上弥漫开…………….
渴望大海的压抑之情,在忘情的时光里,淋漓尽致地释放……
我们的舟子靠岸时,又有几条小船在欢歌中向湖心荡去。
洋溪湖载得是欢乐、是温情、是幸福。
 


 深夜的禅
 
时间的王,他的皇后偏爱黑暗的水
就像一条河道口吐莲花,词根是腐烂的意象
那些虚幻的呻吟,暮鼓晨钟收藏的寺庙的乳峰
旗杆上风吹的节奏,就为一个句子柔肠寸断


北方落雨
 
 
     落些雨,北方春季干燥的情怀,陡添几分清澈,对于生命苦旅的人来说,也算安慰了。这样的意境,能穿越几次呢?匆忙的远足,雨的诗意,总是淡淡的,北方落雨,在春季也就格外受宠了。
 隔着将一同远去的玻璃,望见北方落雨的景致,心里感动起来。诗意,悄然润泽起皱的忧伤,隐隐的痛,落雨里柔和了,融化了……约定的友人,未能赴告别的欢娱和沉重:贵重的雨却送我来了。隔着玻璃,也感到雨的真挚和亲切。失落的远游心灵,就不再是一片空白。
 知道需要什么?语言,却难已整理纷忧的心绪:也清楚拒绝什么?词语,苍白起来。北方落雨,沉默面对坠满声音的天空,任何言语,此时都显得多余。
 北方,不会是我生命永久的驿站,而雨,也如此走着命运的轮回。北方的风,咬碎我情结的罗盘?内心感激北方风的灵魂尺度,宽容玲珑和神秘,记住了稳重、厚实。
 不要责怪远足的游子,怀揣柔情欲洒爱意,最终还是留住了那粒含着光泽的相思豆,在自己心灵的衣袋里轻轻呢喃。我们无法抵达那氛围,拥有愿望的节奏,就是一种美   好。另一种爱情,抽芽的季节。枉然的臆想,让我们内疚的时光,缓慢、沉重。愿望就够了,我们不需要太多,声音在和谐的空间相撞,就可弥补相逢的遗憾。何况,我们灵魂的深处,没有一盏共守的灯。
 雨,要落的,泪,不落的好,就要开花的芽,往往也会停止于思想?远足的人,怎能倾听雨中的沉默呢?再说;也没有落泪的理由。我们的相识,就是一次没有结尾的缘?我们的词在纸页上滑冰.
 那雨落着,隔一层玻璃,犹如隔一个世纪。我沉默着,渐渐游来的夜色,把天空透明的词,慢慢抽走光泽。车,开动了,眸子的声音,远离了落雨的绵细。
 面对你,激情是一块冰,过去的词,都是没有火焰的柴薪。感激北方落雨,给小小女孩一次借口,你会走在另一种风景,行走在风上,那是你生命的选择,这祝福,远足的心灵,宁静、沉着。
 北方落雨,灵魂得以洗礼,纯洁的质量升华。不仅仅拒绝邪恶,能够抵挡一种美好,心灵历经痛苦的美丽,也是幸福。珍惜语言的笑脸,携着历史神韵的方块汉字,沉默着……
     汉字和我一样要远足下去,不过,汉字去得更远,而我,只是在汉字之间消隐生命。直至一天,站在汉字的背后,沉默。倾听脚步踏碎我的远足呓语,这就让我感动。能够在汉字里相逢、分别,也该是一种美丽。北方落雨,谐着远足的韵。北方落雨,湿着记忆和声音,扎痛喘息的夜。车的终点,有光传递而来,那没有经历的时间,是否和我没有诠释的爱情有关。我知道,任何诺言都不是开始,倾听,另一种爱情的独白,那世和落雨无缘。
     沉默,任时间切割方块汉字的虎头蛇尾;背后的落雨,不再默念我的名字,我知道。
     些许的忧伤,落雨洗净了吗?这再需要时间,北方还有雨季,我们期待记忆走失在路上。


 

(责任编辑:林聪聪)